Amazon

当前位置:首页>信息中心>行业动态>Amazon
全部 160 公司动态 0 行业动态 160

时尚行业的循环资源和天然材料

时间:2023-11-01   访问量:1092


每种纤维都有优缺点。随着设计师越来越多地触及循环设计,他们发现了传统资源的替代品。通过选择可生物降解的材料、有机材料、可回收材料或创新材料,并了解设计产品最适合的循环材料,设计师可以减少资源消耗,降低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如对土壤的污染、超细纤维脱落和生物多样性的损失。

可生物降解纤维:有机棉、丝绸、麻、羊毛、有机竹纤维、黄麻、苎麻、亚麻、有机织物、未经处理的织物

不可生物降解纤维:聚氯乙烯、聚酯、氨纶、尼龙、雷恩【粘胶】、常规棉、皮草、皮革、化学处理的织物、黏合剂、胶水、溶剂等


有机纤维

有机纤维是生物循环的最佳材料,因为它们可以恢复和再生土壤,保护环境的健康。有机纺织品完全是根据严格的指导原则采用来自在有机农场种植的纤维。种植有机植物的农民遵循标准,在生产过程中关心土壤、动物和人,不使用有毒的杀虫剂、除草剂或杀菌剂。

有机含量标准和全球有机纺织品标准可以用来跟踪和验证有机生长材料。有机含量标准(OCS)会核实由认可的第三方提供的非食物产品中是否含有5%~100%的有机成分生长物质。

全球有机纺织品标准(GOTS)涵盖了整个纺织品供应链,要求原材料的有机成分含量不低于70%,也包括其余的非有机成分含量。如果一种纺织品通过了美国纺织品认证,那就意味着这种纤维的种植过程和织造过程都符合有机标准。例如,用含氧漂白剂代替氯漂白,并使用绿色环保染料染色,每个阶段都尽可能减少对环境的破坏。

回收的纱线

回收的纱线是由消费前废物制成的,即服装制造过程中的工业废料,是指在裁剪过程中产生的边角料。废料按颜色分类,再纺成纱线。通过减少原材料的使用和染色环节,节约能源和水,明显降低了对环境的影响。

新型材料

创新是循环时尚领域实现循环的关键驱动力。扩展性是可持续纺织品新技术主要攻破的难题。例如,如何生产皮革的替代品。

循环设计领导者需要发现新的可持续的原材料,减少资源消耗,利用现有的材料流,减少负面影响。随着自然资源日益稀缺以及人口和需求不断增长,循环设计在环境和经济方面的回报可能是巨大的。

天然材料

天然材料直接来源于自然,包括动物(如羊毛或毛皮)、昆虫(如丝绸)或植物(如棉花、大麻或黄麻)。为设计的产品选择正确的材料可以最大限度地延长其寿命,对循环有重要的意义。

动物纤维

我们通常不会把动物当作时尚产品,然而几个世纪以来,动物皮毛一直是人类服装的重要组成部分。用动物皮毛生产时尚服装和配饰,往往需要过度繁殖和养殖某种动物,产生有机和有毒废料,或过度使用资源。如今,有一些创新的、可持续材料可以用来替代动物皮毛。

动物皮毛

最初,人们猎杀或捕获动物以获取食物,而它们的毛皮被用作抵御严寒气候的防护服。随着社会和文明的发展,皮草不再是必需品,而是奢侈品。如今,毛皮贸易成为全球防寒服装商业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

动物的皮毛由两个部分组成:底毛,浓密的底毛可以保护底层皮毛和皮肤不受雨雪等天气的影响;被称为保护毛的长毛,可以调节动物体温。在冬季最寒冷的时候捕捉动物可获得最佳品质和颜色的毛皮,此时动物的毛发最长、最厚、最有光泽。在北极和北方地区的动物身上,可以找到最好的毛发。

据估计,近年来,每年有超过10亿只兔子和5000万只其他动物,包括狐狸、海豹、水貂和浣熊,被圈养或捕获,猎杀它们获取皮毛。根据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说法,“用农场饲养的动物皮生产一件真毛皮大衣所需的能量大约是制作人造毛皮服装所需能量的15倍。由于毛皮要经过化学处理以防止其腐烂,所以也不能被生物降解。

毛皮养殖:以商业方式饲养毛皮动物以获得毛皮的行为或过程。

值得庆幸的是,在2018年,英国时装理事会做出一项决定,伦敦时装周成为第一个在所有时装秀上禁止使用动物皮毛的国际时装周。几乎与此同时,普拉达(Prada)、博柏利(Burberry)、古驰(Gucci)和迈克尔·科尔斯(Michael Kors)等许多奢侈时尚品牌也承诺不再使用毛皮,这标志着时尚业界顶级品牌对保护动物权利的首次重大承诺。

面料的技术进步使得设计师可以用人造皮毛来创造奢华的美感。然而,人造毛皮不一定是最好的替代品,因为它们不能生物降解,通常由合成聚合纤维制成,如丙烯酸、改性丙烯酸/或聚酯,这些基本上都是塑料的成分。人造毛皮的底布和一些小纤维最终会流入海洋。

创新的无动物成分的循环/回收创新包括由回收牛仔裤重新制成的牛仔布、用大麻纤维制成的大麻织物和回收的塑料制成的纱线等。

皮革

皮革是时尚产品中应用最广泛的材料。它是一种通用材料,以其高拉伸强度、耐水性和美观性的纹理图案而颇受欢迎。皮革的柔软性与其厚度有关:薄皮一般用于手套、衬里和服装;中等厚度的皮用于鞋、手袋和配件;较厚的皮用于制造鞋底。

皮革工业依赖于动物,如牛、马、鹿和袋鼠。在时尚产业的奢侈品领域,对珍奇动物皮的需求也很高。2008~2017年,欧盟国家进口了超过630万张整皮和400多万张受保护的蛇、鳄鱼和蜥蜴皮。

皮革可以用任何种类的动物皮制成。在将动物的皮转化成皮革时,赋予它们特定属性和功能的化学过程被称为“鞣制”。

鞣制有两种方法。最古老和最复杂的工艺是植物鞣法。植物鞣法是一种利用树皮或其他植物组织中的天然植物单宁的有机鞣法。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人们热衷于植物鞣,因为植物鞣的皮革光泽自然,并看起来很奢华。

铬鞣制发明于1858年,在工业革命期间采用,是一种快速的鞣制方法。它使用化学物质、酸和盐的溶液来染色。对皮革原料进行大量的化学处理,使材料失去了所有的自然和可持续的特性。铬鞣革有毒,不易生物降解。

人造皮革,也被称为塑料皮革、假皮或素皮革,在20世纪下半叶被逐渐引入,以模仿真皮。然而,像人造毛皮一样,它是由几种合成纤维组成的。通过在天然或人造织物上覆盖聚氨酯或聚氯乙烯(PVC)塑料而制成。PVC是最危险的,因为它会释放对人类和动物有害的化学物质二恶英。此外,合成革不会分解,也不会对土壤造成永久性破坏。

可持续的皮革替代品是由软木、菠萝叶和蘑菇皮制成的,这些替代品仍处于试验阶段,产量有限。

英国奢侈品百货公司塞尔福里奇百货是2005年首批禁止销售皮草的百货公司之一,尽管仍在销售由农业牲畜制成的皮革制品。越来越多的全球零售商和品牌,如香奈儿(Chanel)和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 Beckham)在2020年也禁止在手表、手袋和皮带等时尚产品中使用蛇皮、短吻鳄皮和鳄鱼皮。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于2020年成为第一个禁止销售含有珍稀动物皮制成品的州,也是第一个禁止销售毛皮的州。


羽毛

鸵鸟、孔雀、鸽子、鹅和火鸡等鸟类的羽毛是常用于制衣的材料之一。羽毛通常被认为是副产品,就像皮革是肉类工业的副产品一样。羽毛的复杂结构使其看起来光滑、柔韧、色彩真实、具有弹性。

几千年来,羽毛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最早的枕头是用羽毛和羽绒填充的,书写工具是用鹅毛(空心轴)制成的。19世纪,时尚界和家居界对自然世界的关注引发了一种国际潮流。时髦的妇女戴着最新设计的羽毛帽子。欧洲和美国的女帽制造商争先恐后地使用鸟类和鸟类羽毛来争夺最奇异的帽子设计。随着对羽毛需求的增长达到顶峰,一些更富有的女性甚至把整只鸟当作个人装饰品。

在后来的几十年里,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开始效仿时尚精英。男人戴有羽毛装饰的软呢帽,女人继续用各种羽毛装饰她们的帽子、头发和衣服,尤其是用鸵鸟的羽毛。

鸵鸟羽毛因繁茂、色彩奢华、易染色而被广泛应用于时尚业。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获得鸵鸟的羽毛:在鸟还活着的时候拔羽毛,或者在鸟被宰杀后取羽毛。经过化学染料漂白、着色或染色的羽毛是不能被生物降解的。

责任羽绒标准(RDS)是一个独立的、自愿性全球标准,它保护动物权利并遵循“五大自由”:免于饥饿和口渴的自由、免于不适的自由、免于痛苦、伤害和疾病的自由,免于恐惧和痛苦的自由,可以适当表达天性的自由。RDS于2014年由美国服装品牌北面(TheNorth Face)与纺织品交易所(一家致力于纺织行业可持续发展的非营利组织)合作推出,旨在确保羽绒和羽毛来自没有受到不必要伤害的鸟类。供应链的每个阶段都由专业的第三方认证机构进行审核。只有得到100%认证的羽绒和羽毛产品才有RDS标志。

羽毛和羽绒的供应商Re:down从欧洲各地收集的已消费的商品中回收羽毛,实行闭环循环。再经过提取、清洗和消毒,将羽绒和羽毛再次用于服装和床上用品。

时装中的羽毛

长期以来,时尚界对羽毛的使用一直存在争议。1918年,由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管理的《候鸟条约法案》禁止猎杀、交易和运输候鸟。它还规范了导致许多美国鸟类濒临灭绝的美国商业羽毛贸易。在该条约签订之前,统计数据显示1902年白鹭羽毛的销售量为1.5吨。根据当时的估计,大约有20万只鸟和60多万只蛋被猎杀。其他数据显示,仅在佛罗里达州,每年被猎杀的鸟类就高达500万只。


与皮革和毛皮工业相比,有些人认为使用羊毛更合乎道德,因为它不涉及杀害动物,绵羊、山羊、羊驼和美洲驼都要剪毛。虽然使用羊毛确实听起来更加道德,但如果缺乏监管,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使用从正确途径获得的羊毛。假如绵羊和山羊,在一个地区大量吃草,而该地区的土地不足以维持动物的数量,就会造成过度放牧。过度放牧会造成土壤侵蚀、土地退化和有用植物物种的丧失。

2016年推出的责任羊毛标准(RWS)是一项针对绵羊及其放牧地的自愿性全球标准。责任羊毛标准的目标是为该行业提供一个标准,确保羊毛来自正规的农场,这些农场以先进的方式管理土地,负责任地对待绵羊。

选择羊毛的另一个考虑因素是绵羊排出的甲烷对环境的影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数据,牲畜排放的温室气体约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14.5%。

羊毛是所有纺织纤维中最容易被重复利用的。回收羊毛是一个相对影响较小的闭环过程。羊毛可以被分解成纤维,制成毛线在新的产品中重复使用。事实上,由于羊毛纤维的高质量和耐用性,羊毛产品可以在相对较长的时间内循环使用,从而减少其环境足迹。

羊毛经久耐用,同时也可被生物降解。羊毛运动(Campaign for Wool)是一项全球活动,由赞助人威尔士(Wales)亲王殿下主持。自2010年起,该活动旨在教育消费者,让他们了解独特、自然、可再生和生物降解的好处。例如,在2016年进行了一项实验,对比羊毛和合成纤维的质量,将两件毛衣埋在花坛里,大约6个月后再挖出来,他们发现合成纤维的毛衣还非常完好,而羊毛衫已经在土壤中被分解了。


山羊绒

山羊绒是一种天然的可降解纤维,由山羊下腹部柔软、蓬松的绒毛制成。在蒙古,中国西南部以及北部,伊朗,印度北部和阿富汗等国家和地区能生产最纤细的羊绒。

绒山羊脂肪很少,它们的皮毛可以抵御严酷的冬季气候。当温度升高时,它们会自然脱毛。在羊绒工业中,如果在隆冬时节剪掉绒山羊的皮毛,会使它们很难抵御寒冷。

大约需要4只山羊才能产出足够制作一件毛衣的羊绒。山羊生产商把毛梳理好,人工分类,然后清洗、提炼、打包,最后运到纺织公司。从历史上看,羊绒因稀有而成为一种奢侈的材料,售价昂贵。不断加快的上市速度和时尚周期增加了对羊绒的需求,再加上降低成本的压力,导致了羊绒价格的下降。现在,生产同样数量的羊绒需要更多的山羊,由此导致人口过剩和使用不可持续的贫瘠土地。

许多时尚品牌现在用再生羊绒代替原始羊绒。可以从工厂的废料和旧衣服中回收羊绒,然后纺成新的纱线。这些纱线可以用来制造新的时尚产品。羊绒回收计划是指如果消费者退回他们的旧羊绒毛衣可以获得奖励。回收者收集到一定数量的毛衣,就会送到加工厂进行加工。

回收羊绒的缺点之一是纤维被分解了,强度变弱,更容易起球和损坏。为了确保质量与原始纤维相当,一些工厂将回收的羊绒与超细美利奴羊毛进行混纺。


丝绸

丝绸以其独特的光泽感、抗拉强度、耐用性和奢华的悬垂性而闻名。同时,吸水性强,易于染色。穿着丝绸面料制成的服装冬暖夏凉。

一般通过饲养家蚕生产丝绸。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过程,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没有改变,在中国这个行业约有100万工人。

蚕是蛾类的幼虫和商业化饲养的毛虫。每只蚕都结一个茧,蛹破茧而出。蚕茧被煮熟之后,缫丝提取出蚕丝。给丝去胶和染色的过程都很复杂,要使用会污染水的化学物质。

丝绸生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的资源,但丝的产量却不高。据估计,每4000平方米桑树只能产出15~18公斤的蚕丝,为了生产1公斤的丝绸,大约需要6600只蚕。


和平丝

和平丝是一种非暴力、合乎道德的丝绸替代品,是桑蚕在没有使用杀菌剂、杀虫剂或基因喷雾剂的情况下自由生长而形成的产物。为了保护树木不受鸟类和其他昆虫的侵害,人们在整棵树上放置一张网。一旦结成茧,就将它们保护起来,直到蛹孵化出来,这通常需要两到四周的时间。一旦飞蛾离开茧,空茧就会在不使用有毒化学物质的情况下被处理。

非暴力的蚕丝育种和获取途径减缓了丝绸生产速度,其成本高于传统的丝绸加工成本。动物权利组织(PETA)警告说,生产方式与不良的社会环境和破坏动物权利行为有关。此外,目前还没有任何认证能够验证或支持这些非传统标准。


人造蜘蛛丝

天然的蜘蛛丝纤维具有很高的抗拉强度、柔软度、耐久性和弹性。

为了创建Microsilk品牌,加利福尼亚州初创公司Bolt Threads研究了蜘蛛丝蛋白的特性。受蚕丝的启发,他们利用生物工程技术将基因注入酵母中来提取蛋白质。这些蛋白质通过发酵大量产生酵母、糖和水,然后被纺成纱线织成服装。

虽然还处于研发阶段,但Microsilk有潜力创造一个完全封闭的循环。阿迪达斯和时装设计师斯特拉·麦卡特尼用Microsilk推出了一款生物纤维网球裙。将纯素丝与一种有机的纤维素纤维混合。纤维素纤维是植物细胞中的一种有机化合物,可被分解,使网球裙在生命周期结束时完全可被生物降解。


植物纤维

植物纤维通常由纤维素组成,纤维素是植物细胞壁的主要成分。纤维素纤维可以在植物的叶子、茎、杆、种子或果实中提取。植物纤维分为以下几种:

韧皮纤维或茎纤维,来源于植物茎(亚麻或大麻)内部树皮中的纤维束。

叶纤维,沿着植物叶子(菠萝、椰子)纵向延伸。

种子纤维(棉花)。


亚麻纤维

亚麻纤维是从亚麻的茎中提取出来的一种天然原料。亚麻纤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纺织品之一,已知在石器时代就使用了,它是一种可回收的纤维。在制成纤维的过程中,亚麻的所有部分都得到了利用,确保了最低限度的浪费。

历史上,亚麻在法国北部、比利时和荷兰生长得最好,那里土壤肥沃、气候适中,生产了世界上80%的亚麻。与棉花相比,亚麻的生长只需要很少的水,因为它可以只依靠雨水而不需要额外灌溉。

亚麻生产过程:培育、开花、拉伸、脱胶、收割、清理杂质、梳理、纺纱、织造

亚麻纤维坚固耐用,强度是棉纤维的两倍。面料轻便,使用和洗涤后变得更柔软和有光泽,可以长时间穿着。世代相传的亚麻制品会展现出这种特质。亚麻被认为是一种“凉爽”面料,因为它能迅速吸收水分,所以在夏季穿着舒适,是夏季服装理想的面料。虽然亚麻具有天然的质地,但大多数亚麻要经过处理、漂白或染色。

有机亚麻未经处理,在生产过程中不使用任何化学物质,是完全可被生物降解的材料,并能在土壤中恢复。有机纺织品生产认证标准,如GOTS,要求纺织品符合生态和社会标准,并限制在加工过程中使用化学品,如毒素、漂白剂或染料。虽然有机亚麻产品更加昂贵,但生产者和消费者对有机纤维的投资促进了农民、环境和社区的整体长期健康。

自2013年以来,伊林·费雪(EileenFisher)一直在中国西部一个8平方千米的有机农场采购亚麻。该公司还利用当地的纺织厂进行纺纱,每年生产50多万件有机亚麻服装。


今天,大约一半的纺织品是用棉制成的。棉纤维具有舒适、自然吸湿性等特点,是服装工业中应用最广泛的纤维。如今,全世界大约有2.5亿人参与棉的生产,大部分在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和孟加拉国。

棉纤维是一种天然纤维,来自棉花植物的种子,很容易清洁,也易收缩,可以与合成纤维混纺,并进行化学整理以提高其性能。棉纤维可以编织或纺织成织物。

传统棉花是世界上资源最密集的作物。它由转基因种子(GMOs)培育而成,使用大量水、合成农用化学品和大面积的土地,以牺牲土壤为代价,最大限度地提高产量。在种植过程中使用的有害农药,包括化肥、杀虫剂和除草剂,会渗入水道,污染周围环境,影响社区和更广泛的生态系统。

有机棉是在没有化学物质和转基因种子的情况下种植的。有机棉农可以收集和重新种植棉花种子。虽然比传统棉花贵,但有机棉有很多优点,如可减少用水量,因为大多数有机棉花只需雨水灌溉,同时还减少碳和有毒废物排放。


再生棉

再生棉是指将棉织物转化成可重复用于纺织产品的棉纤维。大多数的再生棉是通过消费前的废物生产的,例如切割废料。

再生棉布通常是非循环织物的良好替代品。例如,设计师提齐亚诺·瓜尔迪尼(Tiziano Guardini)在与牛仔供应商伊斯科(ISKO)合作设计牛仔皮草之前,尝试了几种替代品来制作人造皮草,如松针。最终由有机棉和消费前回收棉制成,为动物和人造毛皮提供了一个可持续的替代品。同样,乌克兰小品牌克塞尼亚·施奈德(Ksenia Schnaider)也在基辅的二手市场购买二手牛仔裤,将其改造成奢华时尚的运动服,如他们创新的牛仔大衣。


大麻纤维

工业大麻可以作为服装和配件的原材料的可再生来源。在任何气候下种植大麻都不需要化学物质,用水也很少,并且可以恢复土壤的健康。

从麻类植物的茎中可以提取两种纤维,一种是长(韧皮)纤维,另一种是短(芯)纤维。长纤维经过清洗、纺纱,然后织成许多适合耐久性设计的织物。大麻纤维可以与其他纤维混纺,如棉和亚麻,以获得特定的质地和性能。

大麻纤维与其他纺织品相比,重量轻、保暖、不易过敏,并具有耐气候性。它比棉花更坚固耐用,而且100%可生物降解。总的来说,它的环境足迹比传统种植的棉花要小得多。

大麻纤维是另一种可用于制造毛皮的可持续替代品的纤维。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Hoodlamb设计冬季外套时使用的是一种被称为Satifur的“零残忍”的大麻皮毛,由回收的PET瓶子和大麻纤维制成。此外,乌克兰品牌德文家(DevoHome)用大麻纤维制造所有服装和家居产品。种植和收割大麻都在其工厂附近的田地里进行,那里是大麻纤维加工的地方。


可降解的服装

苏黎世的服装制造商弗里塔格(Freitag)正在使用可生物降解的材料设计生产服装。这种被称为F-abric的材料由亚麻和大麻纤维混合而成,还有由山毛榉树中提取的纤维素纺丝而成的莫代尔纤维。特殊的织造工艺使纺织品一旦堆腐就能迅速分解。

循环领导者:丹尼尔·弗里塔格(DANIELFREITAG)和马库斯·弗里塔格(MARKUSFREITAG)

1993年,丹尼尔·弗里塔格和马库斯·弗里塔格是两名瑞士大学生,他们是热衷于骑自行车的通勤骑手,需要一个功能性的旅行包,用来储备抵御变幻莫测的天气的必须品。他们设计的第一个耐用防水包的灵感来自经过他们公寓的卡车:用回收的卡车篷布、旧自行车内胎和汽车安全带制成车身。如今,这款包非常畅销,可以在世界各地城市的骑行者身上看到。

为了制作包,弗里塔格收集了卡车上的防水布,把它们拆开,然后清洗,裁剪成合适的尺寸,每个包都能有独特的颜色、标记和轮廓。该品牌的产品线现在包括90款邮差包、各种笔记本电脑包、背包和其他用于自行车骑行的配件。

弗里塔格的设计思路基于循环的思考和实践。自2015年以来,他的公司一直实行全息管理,这是一种自我管理结构,决策团队是循环(团队)的形式分布,而不是传统的主管和经理的线性结构。

替代植物纤维

可持续的纺织品创新正在快速发展,进入市场的新面料更容易让设计师转向循环和可持续的设计。以下是一些更生态的植物替代品。

软木——皮革替代品

软木主要产于西班牙、葡萄牙和法国种植的橡树。橡树树皮每十年剥一次制成软木。剥去树皮只需要很少的加工,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破坏。软木既可回收又可降解。

菠萝——皮革替代品

Piñatex®是一种由菠萝植物的废弃部分制成的非织造材料。从菠萝叶子中提取纤维,而剩余的物质被做成堆肥。这种纤维每米大约需要480片叶子,被粘合成皮革制成服装和配件。Tooche是一家由女性创办的鞋履品牌,它与拉脱维亚的制鞋商合作,使用羊毛毡和Piñatex®等环保材料手工制作鞋子。

橘子——丝绸替代品

Orange iber 是一家意大利公司,该公司生产一种从柑橘皮中提取的可降解丝绸替代品并申请了专利。在与米兰理工大学合作之后,这一创新工艺将意大利每年超过70万吨的废弃柑橘废料转化为柔软、丝滑、轻质的材料。

Abacá纤维——合成替代品

Abacá是从菲律宾高地种植的一种香蕉植物的鞘状叶子中提取的叶子纤维。它可以与其他植物套种,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土壤的侵蚀,并减少生产所需的土地用量。Abacá还有助于拯救生态系统和濒危物种。

Abacá纤维以其光泽感、耐用性、柔韧性和耐盐水性而闻名。在19世纪,它被广泛用于制造绳索、麻绳、鱼线和网,Abacá纤维纸浆被用于制作坚固的马尼拉信封。Abacá纤维不需要纺纱,内部的纤维强度高、重量轻,主要用于帽子和手袋等时尚配饰。

Bananatex®是首款由Abacá纤维制成的科技防水面料,坚固耐用,轻便灵活,是合成纤维的可行替代品。瑞士品牌QWSTION的Bananatex@手袋,在切割单个部件后不产生任何浪费;在包的生命周期结束时,面料是100%可生物降解的,它的扣环和拉链可以回收利用。

蘑菇皮革——皮革替代

蘑菇皮革是由菌丝体制成的,菌丝体是蘑菇的根部结构,扎根于森林地面下。菌丝体是一种组织结构,可以根据环境条件形成各种形状、大小和宽度。例如,如果把它放在碗里,就会变成碗的形状。菌丝体生长产生的垃圾很少,大部分是可堆肥的,并且对空间和能源的占用较少。

菌丝体坚固、柔韧、耐用,极端的地下生长条件赋予它高强度。与皮革类似,它是防水的,但更柔软和透气。

竹子——棉花替代品

Monocel®是由挪威南卡坦公司开发的,作为传统棉花的可持续替代品。它使用的是森林管理委员会(FSC)标准下种植的第三代竹纤维。这种竹子不需要任何灌溉、杀虫剂或化肥,也不会抑制粮食生产,在不适合种植粮食作物的贫瘠土壤条件下也能茁壮成长。

成竹在一个节能和节水的闭环系统中生产加工,以循环利用无毒的化学物质,就像Lenzing生产TENCELTM的过程一样。

Monocel@纱线柔软,有滑糯的手感,无论湿态还是干态,都比棉更结实。它还抗静电和抗菌,具有温度调节性能。


上一篇:怎样在亚马逊上销售母婴产品

下一篇:Anthropologie高颜值餐具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